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 黄洋案:人类 “同理心”的缺失

    “同理心”是人类数百万年进化中形成的高级情感,是其他动物所没有的。它构成了人际互动的底线,使得人们几乎不可能严重损害同类而逃避沉重的负疚感。要体会“同理心”的作用,我们不妨读一读著名小说《檀香刑》里,莫言对刽子手心理的绝妙刻画……

  • 程序正义就是“看得见的正义”

    为什么对坏人还要讲规则?恶人逍遥不是正义的缺失么?恰恰相反,原因在于“公正”,即使战争也不应该使得正义的天平倾斜。比武审判的规则确定,胜者意味着清白,对方认为“我是个公正的领主。若能用剑证明清白,你就可以自由离开。”……

  • 为官者须知最毒乃莫过情人箭

    外表美好的事物往往是残忍的,这是自然法则,同样也是社会法则。古代意大利人通过阉割童男获得几近无限高的天籁之音,天籁虽美,但是代价更大。官员事业有成,情人相伴看似很风光一时,却与吸毒无异,不经意间踏入不归途……

  • 郑和朋: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在哪里

    做为高院的审判者,有时候要懂得换位思考,有些事情不仅仅只是拍脑袋就行的;不要把事情模糊化,让民众产生误解;法院有错就认,要去争取改正过来。因为对民众来说,宁可相信一个有错肯认的法院,也不会要一个厚颜无耻,死不肯认错的法院……

  • 郭元鹏:不关进法治笼子里微博也会咬人

    微博的威力很大,它能秒杀雷政富,能秒杀房哥房妹,也能秒杀表哥表叔。但它的剑气也往往会伤及无辜。微博和微信一样,它就是一个虚拟的人。人应该在法治的框架内生活,微博也一样有这个需求。将微博关进笼子不是限制言论,而是要让言论更真实……

  • 郭元鹏:恶意欠薪罪面前谁能一站到底

    一个“酒驾入刑”各地都办得有声有色的。为什么与其同一天降生的“恶意欠薪罪”却成了笼子的耳朵?法律条文诞生两年了,就没有符合条件的,难不成他们都是“善意欠薪者”?在这条监督链条上的所有部门都成了摆设……

  • 毛开云:法院“小门”紧锁有啥“小九九”

    生活中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去法院办事,大门是敞开的,可以进入一楼大厅休息。而要上二楼、三楼等去找某个法官或者领导,是必须通过一道“小门”的,而这道小门一天24小时紧锁着,有本院职工出入时可以打卡,职工出入后“小门”自然又紧锁了……

  • 马岭:宪法捍卫的人的尊严是个体尊严

    法律很难改造文化,文化只能由社会去逐步改变。一个人人有尊严的社会是“地位低的人敢于从容不迫的面对面、眼对眼地对地位高的人轻轻点头,反过来,地位高的人能够不靠架势对着任何一个偶然遇到的人相视微笑”,但这是不能通过法律强制而达到的……

  • 徐昕:人民监督员制度是一个形象工程

    人民监督员制度的支持者的一项重要理由是,人民监督员毕竟能发挥一些监督作用。法治建设应当一步步推进,“勿以善小而不为”。不过,“有优点就要嫁给他吗?”正如一位女子选择婚姻时所面临的问题那样,人民监督员有些监督作用并不能令人信服地直接得出应当建立和推行这...

  • 林雪芬:还原媒介职能回归法治

    处于现实社会中传媒不可能免俗,蜕化为维护权力和利益工具的情形同样常见。传媒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本身就是一个个利益单元。作为利益单元的传媒决不是“崇高”的化身,它们独揽话语权的情形同样是恐怖的……

  • 何兵:最高法院为什么越来越大

    基层法官腐败,当然是因为权力失去有效监督。传统和现在学界的普遍思路是,通过加大上诉审和完善再审制度来解决问题。其走的是“收权”的路子。法官的权力是审理案件,权力“上收”必须案件“上收”。自然的结果就是,上级法院的案件越来越多,机构越来越大,形成“头重...

  • 凤凰古城收费是典型的与民争利

    凤凰古城在本质上既不属于政府官员,也不属于旅游公司老板,而是属于全体人民共有的。对于古城,政府只有管理保护的义务,却没有借机发财的权利。对于政府来说,管理不善,属缺位,圈地揽钱,属越位。政府如何才能做到既不越位,也不缺位,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