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34)

    前文说了,这案子怎么处理须经省委常委研究;而刘夫生当时是主管政法的省委书记——当时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党委领导核心,由第一书记一人(有时还有第二书记、第三书记等)与书记若干人组成。这个《报告》上有几位审阅者划的杠杠或批的意见……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33)

    湖南是《握手》的“发源地”。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这部手抄本曾引起湖南“官方”的注意,并采取了一些措施……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32)

    在传抄中将《归来》改名《第二次握手》的是首钢一位工人。专案组去湖南后,先审查徐源,又几经周折,最后查明作者张扬是浏阳中岳公社的插队知青。1975年1月7日,张扬被拘留……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31)

    他们想搞凌迟,灭族――我“交代”到谁,他们便株连到谁,不择手段加以残害;除了我们家的“四只麻雀”外,还有宋承禹,还有汨罗的朋友,还有其他许多无辜者,都被网罗在内……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30)

    从延安“抢救运动”到十一届三中全会,“阶级斗争”“群众运动”亦即革命队伍内部的整人运动持续近四十年(这里且不说那以前革命队伍内部无数次大中小规模的残杀忠良),形成许多政治恶习,“看态度”和“打态度”即其中两种……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9)

    围攻会上有一名“总指挥”,即预审处长孟昭珍;还有一位“领唱”,他是中文系教师。我虽然近视,却看得他清清楚楚的,至今记得他的模样,他的口音和神态,特别是他的所作所为,他那诡谲怪异和居心险恶……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8)

    当时浏阳的办案人员,比较实事求是地看问题,至少知道这件事情“油水”不多。但现在风云突变,我被解释为不仅有“解放一切牛鬼蛇神”的企图,还有“解放一切牛鬼蛇神”的行动——这“行动”便是写作《归来》。这书中全是“牛鬼蛇神”,又全获得了“解放”,甚至获得无尚...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7)

    即使在“文革”中,无论前期以各级“革委会人保组”和“公检法军管会”名义还是后期以各级人民法院名义发出的判刑布告,每一条判决都注明“依法”,包括对张志新烈士的死刑判决书……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6)

    “叛徒”是丁洁琼。那么,“特务”呢?“是朱尔同!”他们说。《归来》中的朱尔同,是苏冠兰和叶玉菡大学时代的同学,在艺术系学画;建国后成了画家,在一家刊物当美编,并一直与苏冠兰夫妇保持来往……

  • 日子像花儿一样静静地散开(五首)

    诗歌欣赏 :日子像花儿一样静静地散开(五首)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5)

    我多次写信给“主审官”,嘲笑他那满口错别字,说他只懂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说,办这种案子,真是太难为你们了!但他们知难而进,坚持往下办。除了四出骚扰,迫害无辜,搜罗伪证,制造“教唆犯”外,也在“上层建筑”做文章,对《归来》本身进行“分析批判”……

  • 报告文学连载:张扬与《第二次握手》罪案始末(24)

    前文谈到:“我的案子株连的人太多了,千千万万相识和不相识的人因此受迫害,被批斗,遭关押,受警告,挨处分,开除团籍党籍军籍公职,等等等等”——这种人在全国范围内可能有数万;而因《归来》一案直接受害者则有数十人,其中受害最惨烈的是宋承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