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潘国红:发挥人大在基层治理中的重要作用

发布时间:2021-07-23 作者:潘国红

    2021年4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以下称《意见》)。《意见》提出“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建立起党组织统一领导、政府依法履责、各类组织积极协同、群众广泛参与,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系”“在此基础上力争再用10年时间,基本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特色基层治理制度优势充分展现”。《意见》从完善党全面领导基层治理制度、加强基层政权治理能力建设、健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推进基层法治和德治建设、加强基层智慧治理能力建设、加强组织保障等6个方面作出部署,明确了基层治理现代化建设的的任务书、时间表和路线图。
 


    2021年4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以下称《意见》)。《意见》提出“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建立起党组织统一领导、政府依法履责、各类组织积极协同、群众广泛参与,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系”“在此基础上力争再用10年时间,基本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特色基层治理制度优势充分展现”。《意见》从完善党全面领导基层治理制度、加强基层政权治理能力建设、健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推进基层法治和德治建设、加强基层智慧治理能力建设、加强组织保障等6个方面作出部署,明确了基层治理现代化建设的的任务书、时间表和路线图。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是社会的单元细胞,量大、事多、涉及面广,推进改革发展稳定的大量任务在基层,推动各项政策落地的具体工作在基层,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也在基层,统筹推进乡镇(街道)和城乡社区治理,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工程。作为国家权力机关和民意机关,基层人大以民主的形式代表基层群众依法行使职权,实现对社会的治理,同时作为制度化参与载体,为基层群众提供了利益表达平台和机制,实现了政府与社会间的利益整合和协调。在基层治理中,人大既是实践者,又是推动者,具有显著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人大要积极顺应新时代基层治理现代化的新要求,有效履行人大权力和职能,推进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基层治理共同体形成,推动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

    把民之亟需、民之所望作为履职所向。“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民生是人民幸福之基,社会和谐之本。注重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是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基础性环节。《意见》强调,“乡镇要围绕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等任务,做好农业产业发展、人居环境建设及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关爱服务等工作”“街道要做好市政市容管理、物业管理、流动人口服务管理、社会组织培育引导等工作”“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乡村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人大履职坚持以人为本,聚焦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开展监督,推动民生保障水平持续提升。加强基层财政支出投向、民生实事办理以及社会事业发展等方面的工作监督,推动更多社会资源、管理权限和民生服务下放到基层,推动人力、物力、财力更多投放到基层。坚持将生产力发展作为民生的“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紧紧围绕项目建设、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升级、营商环境优化等议题履职行权,监督和支持政府突出经济建设中心,推动发展质量和效益提升。

    推进基层民主自治和群众民主权利落实。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我国政治制度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和政府治理体制相协调,也是反映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在基层治理中,政府可以“搭台”,但“戏”归根结底还是要群众自己去唱,基层治理的核心和关键在于基层群众的参与。《意见》强调,“在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广泛实行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拓宽群众反映意见和建议的渠道”。基层人大要关注本地区基层民主自治和群众民主权利落实状况,组织开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企业法》执法检查,推进村(居)和企事业单位民主自治制度良好运行,推进政府不断完善村(居)民、村(居)民代表和企事业单位职工代表大会议事制度,健全完善村(居)民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形成以群众自治组织为主体、社会各方广泛参与的新型村(居)治理体系。

    深入研究基层治理体系完善和治理能力提升途径。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广泛听取群众反映,真实了解基层治理状况,认真总结基层治理的成功经验,分析存在的短板和弱项,推进解决理念性问题、机制性梗阻和体制性障碍。基层治理倒逼基层政府转型,政府中心主义偏好不利于基层“善治”。要推动基层政府转变理念,正确地将基层政府定位于服务社会、服务公众而不是控制社会的角色,发现和培育社会机制,使社会和公众与政府共同承担治理责任,共同享有治理成果。“三治融合”是新时代基层治理的发展方向,是基层有效治理的关键,其重要价值在于超越了以往和当下国家主导的社会治理模式,广泛激发社会和公众力量参与。要深入研究基层民主自治建设的实践途径,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扩大基层民主参与范围,丰富基层民主参与形式。推进制度建设和能力建设,以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和健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为重点,推进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建设,推动政府治理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提高基层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扩大基层群众参与人大工作。社会治理是多元共治,各类主体平等参与社会事务。《意见》指出,“坚持共建共治共享,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基层治理共同体”“聚焦群众关心的民生实事和重要事项,定期开展民主协商”。基层治理的主体既要有政府,更要有社会和公众。让社会和公众力量成长,是基层治理共同体的建设路径,也是基层治理目标的实现路径。人大制度是群众表达诉求和实现参与最为直接和广泛的渠道与载体,参与人大工作是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重要体现。在不同领域和层次扩大基层群众参与人大工作,是推动人大制度发展完善的现实需要,是主动适应基层治理现代化的新要求。基层人大要建立健全基层群众民主参与制度,通过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形式,广泛听取基层群众和社会组织各方面意见。要积极为基层群众直接参与民主提供机会和场所,通过旁听会议、随同检查等方式,广泛而深入地组织群众参政议政,提升他们的民主热情和参与能力。推进代表联系群众经常化制度化,通过走访选民、视察调研、代表之家、代表接待日、网络平台等途径和方式,收集社情民意,反映群众诉求。建立健全群众诉求登记、办理、督办、反馈制度,推进群众诉求及时办理和回复,推进问题解决在基层。

    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是国家治理最基础的单元和最深厚的支撑点,在整个国家治理体系中占有重要位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要“健全充满活力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构建基层治理新格局,提升基层治理水平,是新时代我国社会发展和基层治理的重要议题。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必须充分发挥基层人大的制度功能。基层人大要积极顺应新时代基层群众民生民主权利的新要求,充分发挥民意表达、协同共治的平台和功能作用,推进人大制度优越性充分显现,推动基层民主和基层治理现代化水平提升。
 
 

    原文标题:潘国红:发挥人大在基层治理中的重要作用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潘国红/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