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卢卫明:记P县看守所里的警察兄弟们

发布时间:2018-02-05 作者:卢卫明


    这是一群警察,这是一群活跃在高墙里面的警察,这是一群在犯罪嫌疑人和已决罪犯堆里摸爬滚打的警察。小编回眸退休前的从警之路,聚焦身边的战友,常常被这些“平凡人”和他们所做的“点滴事”所感动……



    这是一群警察,这是一群活跃在高墙里面的警察,这是一群在犯罪嫌疑人和已决罪犯堆里摸爬滚打的警察。

 

    也许习惯了无节假日的值班备勤,他们已经不太容易被自己所感动;也许经历了“5.12”“4.20”强烈地震的严峻考验,内心早已变得无比强大;也许天天面对狡诈凶悍的犯罪人,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危险”的概念。

 

    小编回眸退休前的从警之路,聚焦身边的战友,常常被这些“平凡人”和他们所做的“点滴事”所感动。

 

 


 

老管教“杨伯”

 

    “杨伯”名叫杨步军,今年57岁,按年龄他不是这个所里的“老大”,但他却是P县看守所唯一的“三朝元老”。

 

    年轻的同事都亲切地称他为“杨伯”,因为他已经是当了爷爷的人了,小孙儿已经两岁多了。很快老杨就要退休了,但他依然兢兢业业的在高墙里面,无怨无悔地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二十年前,设计押量为300人的县看守所在县城城郊建成投入使用,此时老杨已经在看守所工作4年了。

 

    三年前,总建筑面积近两万平米,可关押1000多人的大型看守所在距县城8公里的场镇落成。鉴于老杨年龄较大且因脑血管栓塞住过医院,领导就安排他管理老弱病残和留所服刑罪犯监室。

 

    表面看来,似乎要比管理其他监室相对轻松些,但时间一长,老杨感到并非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0121监室是看守所专门用来关押老弱病残犯罪嫌疑人的特殊监室,这里不仅有一般意义上的老弱病残,还有艾滋、结核、肝炎等传染性疾病在押人员,甚至还有一些一时难以名状的疑难杂症患者。

 

    根据这些人的身体状况和多数人的案情,本可以变更羁押的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但由于没有可供操作的具体法条,看守所只得关着还得给他们医治。

 

    这些人就像餐馆的吃客,走了一批又来一批,老杨也只能像“店小二”一样在监区内外跑进跑出,尽心尽力地伺候这些带伤患病的特殊“顾客”。

 

    在老杨和患病在押人员本人都提出要求变更强制措施无果的情况下,这些人只能在高墙内“熬”,而老杨则是一个风雨无阻,每天准时到场的“陪熬”。

 

    有次在全所民警会上老杨说他十分害怕自己被传染,更怕不小心把病毒带回家传染给自己才两岁多的孙儿――尽管如此,老杨还是每天和这些人摸爬滚打,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终日奔忙的“猴子”

 

    他叫李运华,一个来自大凉山的高大威猛的汉子,“猴子”是他对自己忙碌身影的形容。他是看守所的综合民警,担负着对已决罪犯的押解投劳、财务出纳、公务采买等项工作。

 

    那些年,由于警力不足,多数民警除了担负一定的行政事务外,还担负有一至两个监室在押人员的主管或者协管任务。但在实际工作中兼职反倒成了主责,因为看守所的一切工作都是围绕对在押人员的教育管理和监所安全进行的。

 

    在押人员嘎登是一名藏族小伙子,时年30岁,家住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因伙同他人盗窃汽车被捕。关押不久,据同监室人员反映,嘎登这几天水米不进,一旦喝点水或吃点东西就呕吐不止。

 

    得知这一情况后,李运华立即找到所医请教咨询,并先后数次将嘎登送当地医院检查治疗。鉴于嘎登当时的临床症状,为弄清是否患有脑炎和进一步确诊病情,医生建议为其做脊椎穿刺检查,但终因嘎登本人及其家属拒绝作罢。

 

    为防止病情恶化,确保不出意外,看守所医生决定对其采用鼻饲导入法使其进食。为顺利完成鼻饲进食,数日来,李运华在对嘎登进行耐心细致地思想动员外,先后数次配合医生为嘎登鼻饲导入食物,但因嘎登无法适应鼻饲导管而均告失败,只能靠静脉输入营养药物。因此嘎登在病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粒米未进、滴水未沾,仅靠静脉滴注维持生命体症。

 

    在此期间,李运华在所领导和同事配合下,先后将嘎登送往成都市区医疗技术条件最好的华西医院消化科、脑外科、神经内科等相关科室检查诊治,并经上级协调约请华西医院有关专家到P县人民医院会诊。经多名专家会诊分析认为,嘎登的临床表现和消化、心脑、神经等疾病症状反差太大,考虑其是否患有癔病。建议以心理疏导、缓解思想压力为主,辅以治疗精神疾病、胃炎、胃溃疡等方面疾病的药物进行综合治疗,以缓解其因心理障碍导致的进食饮水问题上的困难。

 

    按照专家给出的方案,看守所成立了了一个由管教民警为主、相关部门派员参加的心理辅导小组,轮番与嘎登谈话聊天,进行心理疏导和抚慰,以缓解和排除他在饮水进食方面的心理障碍。

 

    在此过程中,李运华和大家一道费尽心机,对嘎登进行了长达数月耐心细致地思想开导和心理抚慰,帮助其正确对待自己的病情,放下思想包袱,克服疾病困扰。李运华还自费为其购买了牛奶、豆奶、香蕉等食物,还在干警食堂为其熬煮稀饭、面条等软食流食。

 

    通过大家坚持不懈的努力,嘎登在吃饭喝水问题上的心理障碍逐步消除,病情有了明显好转。成功解决了困扰看守所安全管理工作的难题,有效维护了在押人员合法权益。

 

 

 

 

甘当绿叶的“小李妹”

 

    “小李妹”名叫李庆华,是P县看守所的综合内勤,甭看她已经31岁了,但在老民警居多的看守所,她依然是名符其实的小字辈。

 

    作为看守所综合内勤的李庆华,在工作中从不计较份内份外事大事小,只要领导安排了、同事求助了、工作需要了,她都会认真负责地努力做好。

 

    在看守所新近搬迁的那些日子,材料内勤脚伤住院,女监室的主管民警因病休养,于是,家住成都市区的李庆华一个人担负起了三个人的工作量。

 

    在做好日常统计报表、台账记录、资料收集整理等冗杂事务的同时,还担负起了女监室在押人员的谈话管理、看守所网页的维护和所内文字材料的撰写等项工作。同时还坚持和其他女警一样轮流值班,负责女性人犯的收押安检。

 

    在此期间她不仅放弃了值班后的轮休,还牺牲了许多休息时间。为不影响工作她把未满三岁的女儿托付给父母,每天从市区驱车往返九十多公里。对此,她毫无怨言,依然一如既往地埋头在电脑屏前,奔忙于监区内外。

 

 

 

 

    2015年春节后,看守所押量持续上升,特别是女性在押人员从刚搬迁过来时的40多名,一跃上升到了100多名,使女监室管教民警的工作量在短期内翻了一番。

 

    李庆华自告奋勇担任起了女监室协管民警的工作。每天早点名结束,她就一头扎进协管的女监室进行巡查安检、了解情况,掌握在押人员动态表现。“小李妹”以她敢于担当、积极作为的敬业精神博得了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

 

    自打2010年6月调到看守所从事内勤工作以来,她就成了全所民警的“勤务兵”。五年来,她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辛勤劳作、默默耕耘,以高速运转的工作效率、任劳任怨的奉献精神为监所的安全与稳定做出了出色的贡献。


 

原文标题:金色盾牌热血铸就——记P县看守所里的警察兄弟们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卢卫明/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