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粑粑捏团圆”:江湖社会化解纠纷只需原则性分清是非 勿需锱铢必较

发布时间:2020-01-13 作者:


    在国民政府时期,湖北沙市的行帮组织称为“十三帮,各帮自有会馆之外,公推老总总会首一人,主持十三帮的公所旃坛庵“帮与帮之间如发生纠纷,先由两帮会首协商解决,解决不了,即由老总调解仲裁。”




    在国民政府时期,湖北沙市的行帮组织称为十三帮,各帮自有会馆之外,公推老总总会首一人,主持十三帮的公所旃坛庵帮与帮之间如发生纠纷,先由两帮会首协商解决,解决不了,即由老总调解仲裁。


 



 

    光绪十九年1893年汉阳帮武昌帮为争码头发生了械斗。汉阳帮在会馆晴川书院上扯起了大旗,上书兴汉灭武,一杆子打九府”(指武昌府九县等字样。而武昌帮亦在会馆鄂城书院扯起了大旗,上书兴武灭汉,保护鄂城(武昌旧称鄂城八个大字。这次械斗,打得鸭子(指汉阳帮不敢下便河,鸡子指武昌帮不敢上堤坡,使很多商号不能开门,最后还是由十三帮老总出面解决。


    易江波博士认为,由江湖社会内部力量出面进行纠纷调解,并不具有灵丹妙药般的神奇功能。


    在传统社会解决纠纷的根据是道理和习惯,但更有操作意义的是报应和互惠的原理(季卫东《法治秩序的建构》)。


    互惠原则注重当事人的长远利益以及双方个体利益的均衡,蕴涵着一种较特殊的利益合作机制,它是中国传统调解模式的主轴和中心。


    在一些码头纠纷的解决过程中,有的当事人明确提出互惠原则是调解的基本原则。


    1948年3月,安益帮与五邑帮纠纷,五邑帮宣称所谓调解成立,必须依平等、互惠之原则,双方同时签字履行


    互惠原则是对生物界普遍存在的相互依存现象的概括、提炼和升华。


    从语源上看,互惠是 reciprocity的通常汉译。该英文还可译为相互性相互依存互酬报偿回报等,其中相互性的译法揭示了最核心层的含义,而互惠的译法传播最广。


    reciprocity有积极与消极的表现形式,前者如回赠,后者如复仇,互惠通常被用来指前者。


    “互惠规范乃是公平分配原则的根源,它强调回报,人们的回报须与有关的贡献、投入相称它形成一种外在的非正式的监督和内在的约束,形成一种双赢战略,达成某种利益均衡的交换协定。(卜长莉《社会资本和社会和谐》。


    互惠与正义相联系。即使是那些强调权利来自自然的人也得承认,正义在于一种相互性。(美·列奥·斯特劳斯《自然权利与历史》)。


 



 

    人类学的互惠研究已积累多年。如马林诺斯基、莫斯、波拉尼、萨林斯等人的经典理论。


    人类学范畴的互惠原则指建立在给予、接受、回报这三重义务基础上的两集团之间、两个人或个人与集团之间的相互扶助关系,其特征是不借助于现代社会中的金钱作为交换媒介”;“图恩瓦称这种给予一回报的互惠原则为人类公平感的基础,是所有法律的社会心理基础


    在江湖共同体内,当事人之间形成了拥有共同的历史与未来的长时段关系。这种重复博弈关系虽然不是互惠的必要条件,却能促成互惠关系的形成、维系或修复。


    互惠关系是非匿名、面对面face-to-face关系。当事人与调解者之间的这种与具体人格相联系的的互惠,在诉讼中是必须回避的情形,在调解过程中反而是积极因素。


    当事人接受江湖社会权威人物的调解,或是因为客观上曾受其惠助,或是主观上相信调解者的公道品质将使人蒙其恩泽,或是当事人基于某种现实利益的权衡遵从调解者提出的解纷方案,高姿态,给面子。担负调解任务的和事佬必须充分考虑到怎样使争吵的双方能保住面子以达成平衡势态,就像欧洲政治家在处理国际纠纷时一向奉行的维持势力均衡一样。


    在实践中,调解者常常通过运用、消耗自己的资源补助当事人的方式解决纠纷的情形。如调解人无偿地为调解支出车马费、付出工作时间,又如当纠纷双方在达成协议的金钱给付数额上略有距离时,调解人即可能慷慨解囊,填平差距,做纠纷解决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调解人的付出将收获面子,使自己的权威增值。当事人与调解者之间经由人情面子的权力游戏形成施报关系之时,当事人之间的互惠关系亦被修复或缔结,纠纷便得到化解,这是调解得以发挥作用的内在机理。


    这种互惠圈型的调解所产生的化解纠纷的效果,通常被江湖社会以退而求其次的迁就语气称为粑粑捏团圆


 



 

    在这样的调解活动中,原则性地分清是非常常是必须的,但锱铢必较地清算双方权利义务却并不是化解纠纷的要害。




原文标题:粑粑捏团圆江湖社会化解纠纷只需原则性分清是非 勿需锱铢必较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