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人类基因编辑不应违背伦理科学

发布时间:2018-11-27 作者: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的一对双胞胎婴儿在中国诞生。这项基因编辑研究不仅在理论上存在伦理缺陷,在实验结果中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不仅严重违背了基因编辑的相关准则,更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


 
    11月26日,一则“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消息,引起热议。报道中的婴儿是一对双胞胎,名为露露和娜娜。报道称,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可以使她们出生后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的婴儿。

    这个消息一经报道,就像一枚炸弹,震撼了科学界和舆论场。此消息引发了多名科学家联合发布声明,强烈谴责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据最新报道,国家卫健委已责令广东方面调查核实,依法依规处理。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已组织力量展开调查,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近几年,人体基因编辑技术掀起的热潮席卷全球。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改造胎儿,让他们不再携带家族遗传的缺陷基因或致病基因,表面上看可以造福人类。但据现在研究中透露的结果显示:在试验中,只有超过44%的胚胎编辑有效。这也意味着基因编辑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理论上,这一研究也存在伦理缺陷。也正因此,人类基因编辑这一技术绝不能“为所欲为”,必须“按规矩行事”。对于人类胚胎,目前国际上的伦理管理是:可以研究,但仅限于14天内的胚胎,研究后需要销毁,更不能让其出生。

    而这次由贺建奎带领的研究实验,不仅把经过基因编辑的受精卵放入子宫,更产生了两名活生生的婴儿。这不仅严重违背了基因编辑的相关准则,更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

    让人不解的是,如此疯狂的实验,是如何一路闯关的?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审查申请书》显示,此项目是由该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但和美妇儿科医院否认免疫艾滋病婴儿在该院出生,并称与贺建奎没有合作关系,而基因编辑婴儿伦理审查文件上“签字”者,接受采访时均称不知情,自己没签字。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查证,贺建奎在中国临床实验注册中心拿下了ChiCTR1800019378注册号,根据注册信息,申请人所在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该项目的试验主办单位之一也有南方科大。南方科技大学表示,贺建奎的研究在校外开展,他们不知情。相关工商信息却显示,贺建奎在校外创建的基因公司,南科大却是股东之一。

    据贺建奎称,研究的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但深圳科创委至今没有作出回应。深圳市卫计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则表示,未收到这样的报备,更谈不上批准。那么,这一研究就可能存在伦理监管的重大失误、失察和失职。

    一个关系人类安全和社会伦理的重大实验,相关当事方和监管机构要么不知情,要么不回应,使得这起事件更加迷雾重重。

    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从立项,直至生米煮成熟饭,那么多相关的机构、相关的审查、监管,难道是形同虚设?

    这一事件,也暴露出我国相关监管制度的漏洞。在美国,研究人员必须首先获得FDA批准,才能进行人体试验。而在我国,卫生部门则把权力下放,授权各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对人体试验研究进行审核。当下,基因编辑技术发展迅速,成本低、操作简单,让基因编辑的“门槛”大幅降低。加快推进基因编辑研究的相关立法和加强相关的监督管理,已迫在眉睫。

    科学应当鼓励探索,允许突破,但这一切,必须建立在遵守法律法规、符合伦理的基础之上。否则,科学就可能沦为谋利、甚至作恶的工具,危害到公众的利益。

    小编认为,科学从业者应把持好心中的天平,保持初心,而非寻求弊大于利的科研成果。也希望卫健委能加快对此事的调查处理,公正公开,才能捍卫科研伦理,还以公众安全感。
 


原文标题:“基因编辑婴儿”何以能绕过审查和监管?

原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立法网  古巧月/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