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王小四:“文化厅长”的任命为何未获通过?

发布时间:2017-10-04 作者:王小四


     任免权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重要职权,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行使好人事任免权,有利于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利于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有利于从组织上保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发展……


 

    编者:按任免权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重要职权,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行使好人事任免权,有利于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利于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有利于从组织上保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发展。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自1979年12月成立以来,高度重视人事任免工作,专门制定了《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事任免办法》,后经修订为《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条例》,在任免史上,曾出现了几例厅级干部任免未获通过的案例——可以说,这正是行使人事任免权规范化、法治化的体现。

 

    2005年底,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会议正在进行人事任免表决,时年50多岁的杨安民,被“提名”担任四川省文化厅厅长。

 

    当天,有66名人大常委参会,10多名常委因事缺席。表决结果显示:34名常委投了赞成票,超过“参会人数”的半数,但没有达到“实际常委”的过半数――也就意味着,关于杨安民的厅长任命,没有在此次人大常委会上通过。

 

 

 

 

    当这一表决结果出来,很多委员感觉很吃惊。但也有常委觉得很正常。

 

    对于为什么未获通过,有常委表示:“从资料上看,以前他主要从事党政工作,好像没有文化产业方面的工作经历。四川省历史文化底蕴深厚,选一个不了解文化的人来担任文化厅长,不一定合适。”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1997年,杨安民曾任共青团南充地委副书记、书记,中共南充市委常委、秘书长。1997-2001年,杨安民任中共南充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中共南充市委常务副书记、市委党校校长。2001-2005年,任中共巴中市委书记。

 

 

 

 

    按理说,一个担任过地方“一把手”的要员,出任平级的文化厅长,不仅没有“升”的意味,反而有些“屈就”的感觉。不过,人事任免不是看他曾经干过什么,而是看他现在是否适合干这项工作。

 

    为此,有常委表示:“其实选择弃权或反对票的常委,主要是觉得他可能不适合做文化厅长——厅长表决未获常委会通过,并不是对其工作能力的否定。”

 

    不过也有常委认为,杨安民之所以未获通过,与常委到会率有一定关系,10多位常委因事缺席,比较吃亏。但表决是符合相关程序的,是完全具有法律效力的。

 

    其实,未获通过的人事任命,在四川省人大常委会的历史上,绝非杨安民孤例。自1979年12月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成立以来,就有多名副厅级及以上干部提名,未能获得人大常委会通过:

 

    ——原四川省民政厅厅长张荣先,第一次被提名当厅长时,就没通过——未通过的原因,据说是他“爱喝酒”。对此,省人大常委会和组织部门还专门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此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认定张荣先并不爱喝酒,只是传言罢了。

 

    ——原机械厅厅长张世银在被提名担任机械厅厅长时,同样也是被“爱喝酒”的传言困扰,后经调查认为,张世银爱喝酒不假,但并不酗酒,也没有因喝酒发生过工作上的失误。

 

    于是,张荣先和张世银,在第二次提名表决时,最终获得了人大常委会通过。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成立以来,坚持依法行使人大人事任免权,这些“未通过”的任免案例,恰恰彰显了民主的进步,人事任免权的民主、规范和刚性。

 

    然而,在一些其他地方,人事任免却出现过“随意票现象”,选任失误案例时有发生。分析其原因:一是任前考察缺位,不像党委组织部门有专门的考察前置;二是提请时间紧,没有回旋余地,人大代表或常委会组成人员来不及对拟选任人员的深入了解;三是任免人选材料比较概括,不够具体。在此情况下,画“随意票”和“顾全大局票”现象较为普遍。

 

    要杜绝这种现象,就有赖于人大用好手中的另一份权力,即监督权。如调查、审议工作报告、视察、询问、质询、组织特定问题调查等,真正从源头上把那些“庸官”“腐官”“太平官”排除出局,让他们的升迁荣辱命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的手中。

 

    应当说,在这一点上,《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条例》对省人大常委会开展人事任免工作的原则、任免范围、任免程序、任免监督等相关事项作了全面、系统的规范,这无疑是一部能让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有效行使任免权的良法。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王小四/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