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自由大宪章》:一个英国贵族控制王位归属的工具 为何被视为人权的初步发展

发布时间:2020-03-18 作者:


    在中世纪的中晚期,这一关系在欧洲的各个国家中的发展各不相同,甚至在欧洲的那些核心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也仍旧存续着封建制度的印记。大多数情况下,国王越强大,贵族越弱小,反之亦然。



    欧洲君主制的历史课题,就是如何调节君主与贵族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与大贵族之间的关系。

    在中世纪的中晚期,这一关系在欧洲的各个国家中的发展各不相同,甚至在欧洲的那些核心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也仍旧存续着封建制度的印记。大多数情况下,国王越强大,贵族越弱小,反之亦然。


 



 

    在一些国家,在整整五百年的时间里,其国王的势力都十分强大,例如西班牙俄罗斯

    在另一些国家,国王的权力却被贵族所削弱,如德国、波兰匈牙利、波西米亚

    与此相反,一些国家的权力则由贵族重新转移到国王那里,如法国

    发展不规律的国家,则要数英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诸国。而所有的这些差异都显示了欧洲的多样性。

    在西班牙,相较于国王的强大,贵族仍然处在相对较弱的地位。原因很简单,与其他国家不同,这个帝国在中世纪的中期就是一个领土完整的国家,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那样作为一个贵族和国王的私人联盟而存在的。

    这里面的原因有二:其一,这个国家的疆域是国王通过战争从穆斯林的占领区中夺回的;其二,这里仍然承继了古罗马集权统治的思想,而西班牙的国王们也把自己当作西罗马帝国的继任者。

    总而言之,如果君王没有自决的权力,就意味着这个君主一定是依赖着高等贵族的,只是时强、时弱而已。通过其颁布的《继承法》,西班牙的王位继承最终确定了下来。

    最终,这些西班牙的国王们成为了绝对的君主、立法者和最高法官。

    在西班牙东部阿拉贡王国的贵族要强势一些,国王的法律需要征得贵族阶层,即cortes的同意,而一项新税赋的确定也要征求贵族阶层的许可。

    在卡斯蒂利亚,即西班牙西部,国王的权力要大得多,他们可以自行颁布法律,只有在十分必要的税收上,才需要征求贵族阶层的同意。

    在中世纪的中期,法国国王仍然要由各公爵推选产生,这是迁移期间遗留下来的传统。直到1200年,长子继承制继承法才付诸实施。

    正是在这一时期,法国国王成功征服了被英国占领的法国北部领土。凭借于此,法国的领土面积成倍增加。


 



 

    此后,国王的继任者一直不断地扩张着自己的版图。同时他们也继续扩张着自己的权力,以便能够站在宗教这一金字塔结构等级制度的顶尖位置。在1400年国王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立法者和法官

    同时,自百年战争开始,法国国王就可以在不经侯爵首可的前提下自行决定征收税赋,从此法国人真正成为了国王统治下的臣民,高级贵族的权力从此不复存在了。

    自诺曼人登陆开始,英国就建立起了一个组织严密的中央政府,通过征服英格兰,威廉拥有了英格兰的全部土地,成为了英格兰的国王。他把其拥有的土地又继续分封给了贵族们——大约是1500年威廉的主要追随者们,这些被分封的领主散落在英国的各个地方。

    与欧洲大陆不同,这些被分封的领主贵族们没能如愿在自己的领土上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

    虽然皇位的世袭继承直到中世纪的晚期才正式地被官方确定下来,但在实际上,早在中世纪中期,贵族推选国王的这权力就早已消失。高等法院的司法权最初掌握在国王的手中,后来被逐步转移至巡游法官手中,这些法官在判决时,治安警长陪审团也必须同时在场。国王最终仍旧是至高无上的立法者。

    改变这一状况的是在1215年签署的《大宪章》,也被称作《自由大宪章》这是欧洲有史以来的第部宪法

    《大宪章》中规定:“即使宪章制定者国王,他的权力和其继任者的权力也要永久地”受到《大宪章》的制约,即《大宪章》的第63条。

    此后,这种限制王权的观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大宪章》第39条规定:据此条款,自由人在没有依据其国法律受到合法的审判判决前,不能被速捕、监禁剥夺财产、流放或以其他方式被处罚。

    德国著名法学家乌维·维瑟尔(Uwe Wesel)曾认为,这一规定经常被视为人权的初步发展。其实,这一看法不是十分正确。


 



 

    因为这一《大宪章》首先只是英国的国王和贵族之间订立的封建合同,它迫使君主对贵族进行让步,是贵族的精英层控制英国王位归属的工具,而不是一个关于个人的人权。



原文标题:《自由大宪章》:一个英国贵族控制王位归属的工具 为何被视为人权的初步发展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