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行被禁之行或疏于应尽之责”:伊斯兰法律传统的两个重要来源始于何法

发布时间:2020-05-29 作者:


    7世纪下半叶,与条顿蛮族入侵盎格鲁—撒克逊英国大约同一时期,伊斯兰教阿拉伯半岛兴起。其后几个世纪里形成的伊斯兰法律传统,在随后的1400年间逐渐传播至北非中亚和世界其他地区。


 

7世纪下半叶,与条顿蛮族入侵盎格鲁—撒克逊英国大约同一时期,伊斯兰教阿拉伯半岛兴起。

其后几个世纪里形成的伊斯兰法律传统,在随后的1400年间逐渐传播至北非中亚世界其他地区




 

前伊斯兰时代阿拉伯地区的大部分惩罚主要遵循同态复仇的原则,很好地满足了游牧社会对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的需要。

在没有法律体系国家概念的环境中,亲族协同成了社会最强有力的组带。

先知穆罕默德出生于约公元570年,公元610年左右开始传教,但伊斯兰律法直到公元8世纪才开始形成

早期的伊斯兰律法在很大程度上沿袭了阿拉伯文化的遗产。

摩西律法相似,伊斯兰法律传统也是一种神权法律体系,基于神通过圣典授法于先知的信仰。

不过,犹太律法的发展从未能达到伊斯兰律法的程度,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犹太人屡屡被监禁和驱逐的命运。

根据伊斯兰律法犯罪指的是“行被禁之行或疏于应尽之责”

这个定义与西方实证法中的定义“违反公法并会受到以国家名义实施的惩罚的主动行为”差不多。

伊斯兰的司法实践始终强调双重保护,既尊重被告人权利,也重视对社会的保护。

对此,我们可以通过发生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前的一个现代案例来说明。

一名索马里军阀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他命人把失手杀死了一个平民的士兵送到受害者家中,“迅速对其头部开枪”。

军阀无意间对采访者说道:“这是伊斯兰法律。这让公众满意。”

伊斯兰法律传统最重要的两个来源《古兰经》中的伊斯兰教法(Sharia)和圣行(Suma)。

被视为“《古兰经》外经”的圣行,由阿拉伯习俗先知的生平事迹构成。

伊斯兰教法则是来自真主的不容亵渎的律法。

从西方观点看来,它似乎不像法典那般包罗万象,结构也较松散。

作为法律典籍,它的一大弱点在于,既然是真主所定,就既不能改变亦不能增补

此外,由于《古兰经》刑法的形成年代太早,如果想适用于当代的刑事审判,即便绝非不可能,也有一定难度。

诠释先知遗训的任务落在了乌力马(ulama,或称法律专家)身上,他们自中世纪起就在社会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一点同基教的神职人员没什么不同。

公元900年,乌力马认定伊斯兰教法是完备的,无须再做更多的诠释。

人们很难概括伊斯兰律法的发展,原因之一就在于,穆罕默德死后的若干世纪里出现了四大伊斯兰法律学派,每一派都对法律做出了不同的诠释。


 

 

这四大学派各自以其学者的名字命名,有的宽容开明,有的则坚持宗教激进主义。

其中最开明的当属哈乃斐学派(Hanafi),他们意识到,社会在改变,创造各种法律的环境也在改变,因此,“律法并非不可改变”

发源于伊拉克哈乃斐学派在漫长的奥斯曼人统治期间,因诠释律法而声名卓著,它也是如今印度大部分地区、巴基斯坦以及除阿拉伯半岛之外的其他几个中东国家的官方学派。

态度最严格、最保守的是罕百里学派(Hanbali),它对其余三派的任何创新都一概反对。该学派如今活跃在沙特阿拉伯

穆斯林刑法中,罪行分成三大类,相应的惩罚是由《古兰经》确定还是由法官决断各有不同。

那第一大类是那些不可饶恕的罪行须给予强制惩罚,因此适用罚戒重罪伊斯兰教法,且不得宽恕、调解或开脱,相应的惩罚也严格速循《古兰经》圣行的规定。

对罪犯的惩罚方式以肉刑为主,但与终身监禁和西方国家使用的其他惩罚手段不同,伊斯兰教法行刑过程迅速、公开,且只给罪犯带来短暂的痛苦。

比如,若窃贼被判削手,医生通常会事先为他们施麻醉,然后用利刃行刑。

究竟何种罪行要依伊斯兰教法判决,目前并没有共识,但绝大多数资料显示,伊斯兰教法涉及的罪行主要包括通奸偷窃抢劫诽谤

通奸或发生非法性关系,也就是主动与配偶(无论是否已婚)之外的任何人发生性关系。

不过,近来伊斯兰教法已对涉案一方是否已婚做出了区分。

若性接触的程度仅限于男性器官插入女性器官,具体惩罚可依情酌定。

各个社会十分重视保护和维护信众中清白高尚血统

有罪一方的身份不同,犯通奸罪的惩罚也不同。通常,对已婚者的是石刑,对未婚者则处10下鞭刑

与伊斯兰法律本身一样,石刑基于早前的习俗,尤其是《旧约》里提到的摩西用石刑惩罚不守安息日的人。

从公元1世纪起,犹太教法石刑定为对一系列违法行为的惩罚手段,并详细规定了行刑方式。

石刑并没有记载于《古兰经》,但出现在关于伊斯兰律法传统的圣言录中,并被明确规定为对通奸行为的惩罚手段。直到2007年,伊拉克库尔德雅兹迪教派聚居区仍有石刑处罚的案例。


 

 

西方人或许认为石刑野蛮残忍,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有学者认为,石刑符合穆罕默德时代阿拉伯社会的价值观。纵观历史,人们在实施刑事处罚时往往雷声大雨点小,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性的警告”,而非结结实实的惩罚。

不经允许转移他人财物并意欲据为己有的行为是偷窃

该类行为的严重性通常取决于偷窃的价值和手法。

尽管如此,伊斯兰教法规定:“偷窃者,无论男女,一律砍断双手。”

为了起到震慑作用,行刑通常公开进行。

不过,被窃物品应具有最基本的价值,如果偷窃的是猪肉等在伊斯兰教义中毫无价值的东西,则无须受断手刑罚。

抢劫,即武装抢劫或拦路抢劫,由于使用了强迫和埋伏手段,视作更为严重的罪行。

《古兰经》对此类罪行的惩罚,是“处死、钉字架、交叉断肢或驱逐出境”。

有一种司法解释认为,法官在判决时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决定具体的惩罚手段。

但大多数解释认为,实施何种处罚完全取决于罪行的严重程度,法官并没有自由裁量权:杀人者将死于剑下;偷窃者将被交叉断肢(斩断右手和左脚);使用暴力威胁但并没有杀人或偷窃的,被驱逐出境(或监禁);同时犯有偷窃和杀人罪的将被钉十字架。同斩首一样,断肢刑也用剑或弯刀执行。

不过,关于钉十字架的方式仍存在争论。

大多数人认为,抢劫犯会被活生生钉上十字架,然后用长矛刺死。

另一些人则认为,罪犯会先被处决,然后尸体被钉在十字架上,任凭风吹日晒,以此作为对其他人的警告和震慑。

既谋财又害命的土匪将被斩首,陈尸十字架。如果仅仅杀了人但没有偷窃,则仅被判斩首。

总之,侵害商贸和旅行的行为绝不能轻饶,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相应的刑罚如此严酷且要公开进行。

诽谤也就是诬陷他人有不道德行为。要证明一起通奸案,必须有四名男性证人对目击的情况做出清晰描述

如果其中三个人的证词对被告不利,但有一名证人不能证实该行为,则另三人将受惩罚。

比如说,若一名女性被控通奸,但控人无法依照法律要求提供四名证人,便属于诽谤。对诽谤罪的惩罚是鞭打80下。

伊斯兰教法规定的第二大类罪,是指被判以同态复仇类惩罚的罪行,或被称为“血腥”犯罪,通常是指有意或无意地伤害他人的躯体

和这个概念相似的现代法律术语是“人身伤害罪”,包括谋杀主动或被动杀人故意或非故意的人身伤害致人伤残

对此类罪行的惩罚有两种方式。

同态复仇惩罚只适用于针对人身的故意伤害,且需证据确凿。

同态复仇伊斯兰教法中由来已久,目的是要满足受害者及其家人寻求报复的普遍心理,同时避免报复过度,不致引发世仇和更多暴力。

在此情况下,同等程度的复仇是被法律允许的,这与《汉穆拉比法典》以及后来的希伯来法律感同身受刑同其害的原则,从本质上来说是一回事。

但与《汉穆拉比法典》不同的是,根据伊斯兰教法,如果有人放火烧了他人的房屋,受害人不能用同样的手法实施报复,否则便会受到处罚。

另一种惩罚方式是支付赔偿金,即向受害者或其家庭支付赔偿,该方式适用于非故意伤害罪,包括被动杀人非故意伤害

最初,赔偿金的数量是一定的,不依社会经济地位而变。大部分学者认为,对女性的赔偿金是男性的一半

按照举证要求,使用赔偿金惩罚之前,必须证明被告人神志清醒且做出犯罪行为时是出于自愿。

因此,想寻求同态复仇的人必须具备相应的知识和技能,能够做出适宜的复仇行动,否则就要由专业行刑者代劳

同态复仇的限度在于施予罪犯的痛苦不能比受害人遭受的更大。如果缺少确凿证据,则只能适用赔偿金处罚。

第三大类罪,也是最轻的一类,是可判酌定刑的罪行,主要指的是《古兰经》圣行没有规定惩罚方式的犯罪行为。

有阿拉伯学者认为,酌定刑惩罚比伊斯兰教法同态复仇规定的惩罚更严厉。因为,后者有预先规定且惩罚是有限度的,而酌定惩罚则完全由法官决定。

在此方式下,“一个人有可能被反复鞭笞,直到完成必要的忏悔或赎罪”。

可处以酌定刑的罪行包括小偷小摸通奸未遂同性恋行为强奸以及其他伊斯兰教法禁止但并未规定相应惩罚措施的行为。

因此,对被控吃猪肉做伪证放高利贷饮酒在秤上做手脚者的惩罚各有不同。

既然惩罚方式由法官或统治者决定,他们就要首先考虑罪行的严重性,然后考虑罪犯本身的人品犯罪记录生活方式和最终给社会造成的损失

此类罪行很少会被处死,但遭鞭笞极为常见,这对罪犯本人和社会都是最好的选择。

鞭刑受青睐的原因在于执行迅速,能让罪犯——通常是其家庭唯一的收人来源——返回工作岗位养活案人。

不使用监禁手段,罪犯的家庭就不会成为国家的经济负担,罪犯个人也不会受到监狱里其他罪犯的负面影响。

鞭刑的下限是三鞭,上限说法不一,但通常为39至75鞭不等。

有一则故事或许可以说明法官在处理的酌定刑时如何灵活地行使自由裁量权。

也门的首任总督用葡萄酒招待宾客,然后对那些喝醉了的人提起控诉。当客人们提出抗议时,他解释说:“我惩罚的不是饮酒,而是醉酒。”

哈乃斐学派只禁止饮用葡萄酒,因为那是先知时代唯一可得的酒类,其他种类的酒精(或毒品)只要不至于使人沉迷,就未必会被禁止。

就很多方面而言,酌定刑似乎更现代。某些行为并没有相应的具体惩罚,但这些行为的确不是穆斯林应有之举,酌定刑的运用使得伊斯兰教法既可以“发展并应对现代生活的新需求”,同时仍然能满足伊斯兰社会的要求。

调和中世纪价值观现代社会之间差异的困难可以从最近的一个案例中窥见一斑。

一名沙特女性因违反本国禁止女性驾车的禁令被判鞭笞10下。

作为全世界唯一不允许女性开车的国家,那里的很多家庭被迫雇用驻家司机。然而每月至少300美元的额外开支超出了大多数家庭的经济能力,因此女性不得不依赖男性亲属送她们上学、就医和购物。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没有成文法规定女性不得开车,但按照传统习俗宗教信仰,有必要设立限制自由和活动的禁令,从而让女性远离罪恶。


 

 

抗议者指责当局因驾车鞭笞女性,因为对交通违法行为的惩罚至多不过是罚款而已。

在此要为警方辩解的是,尽管警方的确会拦下开车的女性,但通常只是询问而已,并在她们签署不再开车的保证书后便放行。

巧的是,那名被判鞭刑的女性当时正在参加一场有组织的抗议活动,因此这顿刑有可能是来自宗教强硬派的报复



原文标题:“行被禁之行或疏于应尽之责”:伊斯兰法律传统的两个重要来源始于何法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