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欧纽姆”:为什么说沸水神判是最古老法律文书提到的一种神判形式

发布时间:2021-01-29 作者:


    在缺乏证据或者证据不足时,早期人类经历过誓言断讼、决斗断讼、神明断讼几个阶段。沸水神判(亦称为欧纽姆),是最古老的法律文本中所经常提到的一种神判形式。




    在缺乏证据或者证据不足时,早期人类经历过誓言断讼决斗断讼神明断讼几个阶段。


 



 

    沸水神判(亦称为欧纽姆),是最古老的法律文本中所经常提到的一种神判形式。


    这是受到世俗权力教会权威两者偏爱的方式,是古代雅利安人所采用的异教方式,被教会采纳并成为正统,从9世纪时辛克马尔对它的推崇备至就可以看出这点。


    他写道,此法将水元素与火元素融合起来:一个代表了洪水——对过去的邪恶的裁判;另一个则得益于未来的末日之焰——末日审判之时。从两者中,我们都看到正直之士逃脱厄运,而作恶之徒受到惩罚。


    一大锅水烧到沸腾,被告必须徒手捞回投入其中的小石块或戒指;有时候,后面部分被省略了,而只需要将手伸入其中。


    在琐碎小案件中浸没至手腕,在重大刑事案件中浸没至手肘;前者算作单倍,后者算是三倍。


    或是,仍采用石块,把它悬系于一条绳子上,根据案件的重大程度来决定绳子的长度,一掌之长算作单倍,到手肘算作三倍。


    关于这一程序细节的良好范例,是由图尔主教格里高利提供的。


    他记述道,一名阿里乌斯派(Arian)和一位天主教助祭因他们信仰的教义发生争论,谁也不能说服彼此,后者提议采用“欧纽姆”来裁决这个问题,并获得了接受。


    第二天早晨,这位助祭的热忱冷却下来,他的晨祷混入了不那么神圣的防范措施,他将手臂浸入油脂之中,并涂上保护性药膏。


    民众们聚集起来见证这场表演,火焰被点燃,大锅烧得滚沸,一枚戒指被投入其中,如龙卷风中的一根稻草般旋转起来。


    此时助祭礼貌地请对方先进行实验,但遭到了拒绝,根据是挑战者当为先例。


    助祭心惊胆战地卷起了袖子,当那位阿里乌斯派教徒看到他采取了防范措施,惊呼他使用了魔法,而使这次裁判归于无效。


    在这一节骨眼上,当正统信仰的荣耀风雨飘摇时,一位陌生人走上前来——这是一位来自拉文纳(Ravenna)、名叫雅辛图斯(Jacintus)的天主教神父,提出要进行这个试验。


    他将胳膊放入翻滚的油锅,花了两个小时去捞戒指,而戒指总能神奇地旋转着逃脱他的手掌;但是,最终他向充满仰慕之情的观众们胜利地举起了戒指。


    他声称,锅底水很冷,而顶部则温暖宜人。
 

    受此激励,不幸的阿里乌斯派教徒大胆地伸出了他的手臂;但是信仰的虚假性坑害了这位鲁莽的信徒,不一会儿他的手肘以下就被煮得骨肉分离。


 



 

    作为一种司法调查的方式,教会将它和其他神判一起采纳,还无所不用其极地以最崇高的仪式赋予其神圣性,无疑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模仿了印度教徒的习惯,他们从最古早的时期开始就已经将神判作为一种由婆罗门主持的、引入神明之力的宗教仪式,受试者须在日出之时、刚刚沐浴之后、进食之前进行。
 

    带着同样的目的,在欧洲的神判中,前三天需要禁食和祈祷,而仪式以执事神父咏唱的特殊祈祷和立誓开场,以便引入冗长的连祷;然后要进行一场弥撒,而被告发下骇人的誓言之后,必须吃完圣餐,“我主基督耶稣的血肉,今日将对你显灵!”


    这之后是驱魔之水,其配方有许多记载,细节上各有不同,但是全部都显示出人类自认为能够控制造物主的狂热信仰。对此,一个例子便已足够。


    哦!水之精灵啊,以在万物初始时将汝与陆地分开的真正神圣的上帝之名,我向汝发誓;


    以将汝从天堂之泉中引领而出、导入绕世界的四条大河的、真正的神的名义,我向汝发誓;


    以在加利利的迦南(Cana of Galilee)凭他的意志将汝变成酒、踏在汝身上并将汝命名为西罗亚(Siloa)的那位之名,我向汝发誓;


    以用汝洁净了叙利亚人乃缦(Naaman)的麻风病的神之名,向汝发誓;


    一话说,哦!神圣的上帝,哦!被赐福的水,洗刷世间尘埃和罪的水啊,我以真正的神的名义向汝发誓,汝将彰显纯净,不留任何假象,而将它一洗而去,以昭显和揭示并且去除所有虚假,使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


    故而,此人将自己的手置于汝之中,如果他的立场是正义而真实的,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然而,如果他有伪证行为,他的手就会被火焰灼伤这样所有人就都会知晓我主基督耶稣的力量,而他将与圣灵一道前来,审判生者和死者,以及这个世界!


    阿门!


    对这种程序模式正当性的最有力辩护者兰斯大主教辛克马尔的说辞,在精神上与这样形式的誓言如出一辙。


    查理大帝的曾孙国王洛泰尔(King Lothair),想要除掉他的妻子图特柏佳(Teutberga),便指控她犯有最丧德败行的乱伦罪,并逼迫她招供。


    可是,她后来又翻供,通过代理人进行了沸水神判以证明她的无辜。


    但是,洛泰尔还是与他的姘妇瓦尔爪达(Waldrada)结了婚,而这场争端的细枝末节持续困扰了整个欧洲十年,召开了一个接着一个的会议以考量此事宜,来自罗马的雷霆震怒也时有闪现。


    辛克马尔作为他那个时代最显赫的神职人员,勇敢地站了出来,为不幸的王后辩护,尽管在那个时代,基本上没有人认真地向神判的权威性发难,但在他的论著《论洛泰尔与图特柏佳的离异》中,他为了达到目的而坚持所谓的万无一失。


    而教会人士是多么容易将这种干涉行为归结为神的所为,就像他的祖先曾经将其归结为密特拉(琐罗亚斯德教光明神)、阿耆尼(印度神话中的火神),或是索尔(北欧神话中的雷神和战神)一样。“因为在沸水神判中有罪者被烫伤而无辜者不受伤”


    在《圣埃塞沃尔德生平》(the Life of S. Ethelwold)中记录了一个奇迹。虽然非关司法,但是通过同时代人对它的描述,我们得以探究那种令立法者心甘情愿地将最重大的利益托付于这种判断的轻率信仰。


    神圣的圣徒,阿宾顿(Abingdon)的修道院长为了测试修道院的厨师艾尔弗斯坦(Elfstan)的服从性,命令他徒手从盛着女修道院晚餐的沸腾的大锅底部,拈起一片肉。


    这位修道士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入沸腾的大锅中,毫发无伤地将那小片食物呈给了大惑不解的上司。


    这样的虔诚信念当然不会无功而返,后来艾尔弗斯坦从他卑微的职位上晋升至温彻斯特的主教之位。


    所有存在“普通脱罪”(purgation vulgaris)的种族,都使用过这种形式的审判。


    从远古文献一直到查理大帝修订的法典中都可以看出,这是萨利人的法律中提到的唯一模式。


    我们还可以看到,西哥特人也表达过同样的意思;弗里斯人盎格鲁—萨克森人的律法,以及伦巴底人的律法,都将案件引向这种决断方式。


    在冰岛,自最早的时期它便被采用;在俄罗斯人的原始法学中,它适用于无关紧要的案件。


    而它继续在整个欧洲风行一时,直到普遍的怀疑精神使得这种模式的判决不再被采信,各国才逐渐放弃将神判作为法律程序。


 



 

    在1215年英诺森三世主持召开的第四次拉特兰会议上,横扫整个审判体制的谴责之声列举了数种决断方式,它便名列其中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发现后来在德意志北部南部,当地法依然规定它在某些案件中有效。




原文标题:“欧纽姆”:为什么说沸水神判是最古老法律文书提到的一种神判形式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编)

 

笔趣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