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程张利:秋天的韵脚

发布时间:2020-10-14 作者: 程张利


    到了秋天,画家们都热衷于到山里去泼墨山水画那橘红橙黄;诗人们都喜欢到山里去吟诗作赋写秋意阑珊。我喜欢秋天,喜欢那黄叶沙沙作响的旋律、秋风拂面的凉爽和果蔬飘香的空气,更喜欢画家的画和诗人的词句。




    到了秋天,画家们都热衷于到山里去泼墨山水画那橘红橙黄;诗人们都喜欢到山里去吟诗作赋写秋意阑珊。我喜欢秋天,喜欢那黄叶沙沙作响的旋律、秋风拂面的凉爽和果蔬飘香的空气,更喜欢画家的画和诗人的词句。

 



 

    江山如画、秋雁南归总有些画卷和诗篇描摹画意诗情,把每一棵树、每一片叶子变成流淌的诗篇,“诗画写秋色,掩卷思无极”对于我来说总觉得少一些什么?到了田水坊,我才找到了答案。
 

    田水坊位于渭南市临渭区秦岭北麓阳郭镇,它是一个现代农业苗木基地,也被称之为渭南的植物园。规划面积3800余亩,由生态康养体验区、特色花木展示区、智能温室生产区、灌溉水系景观区和乡村旅居体验区五大板块组成。
 

    我们选择了一个薄阴的天气出发,头天晚上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太阳微微露出一点笑脸,草树如同刚刚出浴的仙子,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清香,田水坊的路面干净整洁如刚出匣的明镜。
 

    恰逢国庆放假,母亲领着孩子,儿女搀着老人,三五好友同行,小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行道树静默着,伸展着手臂阻挡着微寒的秋风,树叶沙沙作响,低于行道树的紫薇、月季饱满的籽粒旁可以看见零星的花朵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悄悄地绽放着最后的姿容,墨绿的冬青也似乎受到了感染,从绿色丛中冒出一片片嫩嫩的红色。
 

    道路左侧的湖边,一排排的芦竹擎着苍翠的手臂,笔挺地站着,顶端的柔毛像一面面旗帜在风中挥舞着。延湖转弯的道路两边各有十几棵银杏树,浅绿的叶间藏着淡黄,一阵风过有些耐不住秋寒的黄叶从枝桠间跌落,像一个个黄蝴蝶在空中飞舞,入眼处每一处景致都是一个着重号,似乎在向行人询问,你找到秋天了吗?

 



 

    找到了,湖的对岸一大片的万寿菊灿灿地盛开着,大片金黄的花朵让我想起“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诗句,菊花只在秋天盛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菊花是秋天特有的花朵,“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这不就是浓浓的诗意的秋吗?菊花因为常见不足为奇,我们沿着湖边的小路继续向前行进。


    突然,从道路右侧的小路上走出一群身着红色运动服,头顶红色纱巾的人,单看她们走路的姿势、手里的动作、嘴里的欢笑,你绝对看不出这是一群年过半百的老人,她们像红色的云朵飘向小路,领头的身上悬挂的小喇叭播放着舞曲,我觉得这才是这个园里最美的韵律。
 

    沿着她们走出的小路向前,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
 

    那是一大片粉红的草地,见过绿色的草地还没有见过如此大片的红草,周围被高大的白杨环绕着,红色拥着绿色,俨然一片红色的海洋,游人在S形的小路上穿梭往来争相拍照,都想与她合个影留住这美丽。
 

    走近这红色的海洋,那细小的枝干几乎全部顶着红色,我忍不住用手轻轻触摸那红色,指尖如同丝绸滑过,光滑、柔软,像秋水流过心田,那纯净的粉色如少女潮红的脸颊,娇而不艳、媚而不俗、清澈而透明,靠近地面有浅浅的绿深藏期间,纯净而不单调,低调而谦虚,隐约而含蓄,减少了粉色的孤独。

 



 

    看了旁边的牌子才知道这就是有名的网红草——粉黛乱子草。这种草原产于美洲,远渡重洋来这里落脚,因她的柔美、纯净成了人们钟爱的秋色。等待是她的花语,经过春夏的等待在秋天盛开,看到她我的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我也要与她合个影,我觉得再美的赞词也无法形容她的美丽,我姑且称她为秋天的韵脚。
 

    到了秋天,每一个生命就是一首诗,在歌唱秋的诗句里,让粉黛乱子草成为韵脚,秋天才会有更浓的诗意。




原文标题:程张利:秋天的韵脚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程张利/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