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程张利:《打枣》

发布时间:2021-11-05 作者: 程张利

    秋天是殷实的,是大自然对人们的馈赠,金黄的酥梨、火红的柿子、玛瑙一样的石榴……无不令人垂涎欲滴,我喜欢享受这些美味,更喜欢带着这瓜果的醇香回到童年,回到童年打枣的时光。
 


    小时候住在农村,农村的孩子是吃不到这些昂贵的水果的,那时候由于粮食短缺,土地除了小麦和玉米是不种别的植物的,更别说果树,农村孩子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个水果,枣树因为不挑土质、不挑水肥,所以是村子里比较常见的树,虽然常见,但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有。
 
    到了五月,就像儿歌里唱的“金花银叶片,端阳十里香。”村子里的枣树开花了,一进村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像蜜一样诱人的甜香。这怎能不吸引孩子的嗅觉和味觉呢?我们时时盼望着枣子成熟,从花朵到小枣到大枣,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有的时候会梦见枣子成熟了,每一颗都又红又大,每个人都吃得喜笑颜开,可梦醒的时候,只有嘴角残留的涎水,这时候就更加期待枣子成熟。
 
    我们的村子,连同我家,只有几户人家有枣树,大多数被围墙围着,馋嘴的孩子们只能望树兴叹。我家和我的邻家后院围墙外面各有一棵大枣树没有被包围在冰冷的院墙里。从枣树开花起,我们一有空就会在树下玩耍,头顶上蜜蜂和蝴蝶在金黄的枣花里舞蹈着、喧闹着,我们在树下奔跑、打闹、嬉笑,被枣花的甜香包围着可以忘掉一切的苦和涩。到了六月,枣子才有米粒大小的时候,每天放学后,我们就会在树下聚集,席地而坐,像数星星一样数着树上的枣儿,甚至每个人都给自己对应几颗属于自己的枣儿,每每来到树下,只要看到自己的枣儿还在就会长舒一口气,我们像母亲盼望孩子长大一样,盼望着枣儿成熟。遇到刮风下雨,人在家里,心却早就跑到枣树下,跑到那属于自己的枣子里。雨一停,马上跑到树下,看看自己的枣儿还在不在,那份焦急,那份期待,那份呵护是生活在城市的孩子们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到了枣子刚刚有一点味道,就有那些大一点的孩子爬到树上去摘枣子吃,我们只能在树下紧张地张望,大声喊着:“别摘我的”、 “别摘我的”,他们根本不管树下孩子的喊叫,他们会在树上吃个饱,下来时,口袋里总是鼓鼓的,和他们关系好的或者有亲戚关系的会得到几颗枣儿,那种兴奋之情和口里的香甜全部洋溢在了脸上。我是没有这样的担心的,因为他们无论是定点的还是上树的,都是邻居家的树,而我家的树由于有我的呵护而安然无恙。等那些会爬树的大孩子走了,我们也就放弃了等待,爬不了树,我们就用砖头、瓦片瞄准树上的枣子一阵狂轰,偶尔打下来一颗,会激动半天,有时也会遇到大人呵斥,我们就一哄而散,远远地躲着,过一会,看大人走远,又迅速聚拢而来。
 
    因为我时常在树下“看”着,所以我家的枣子没有人敢打,不是怕我,而是怕我告诉他们的家长换来一顿揍,所以邻家的树枝叶稀疏,枣儿零星,等不到成熟就所剩无几。
 
    回到家里,我兴奋地告诉母亲,由于我看护得力,我家的枣子长势很好,本想母亲会夸我,可谁知母亲却说:“咱家院子里这棵大枣树够咱吃了,院子外面的枣子,孩子们要打就让他们打吧。”于是,我们又多了一个乐趣,我成了大家尽力讨好的对象,每个人从我家的树上打枣,都会分我一些,这让我很自得,也很骄傲。
 
    困难的岁月是可以凝聚人心的,就那一颗小小的枣子,让孩子们在争抢、打闹、合作、分享中建立了割舍不断的友情,也让邻里和睦、关系融洽。
 
    枣子成熟的时候,父亲会在院子里的枣树下铺上席子,上树摇枣、用竹竿打枣,那些枣子就像一个个展翅翱翔的蝴蝶纷纷落在席子上面,母亲会把那些红彤彤香甜的枣子送给村里的乡亲。剩下的枣子,母亲会把它们晒干,遇到过年、过节,母亲会熬出一锅红枣粥,做甜米饭、甑糕给我们吃,每当放学回来闻着满屋子飘着糯米和枣子香甜的味道,我就很有食欲。
 
    如今,由于屋子重建,院外、院内的枣树都已经不在了,可那打枣的童年,飘香的红枣粥依然时时令我怀念。
 
 
 
    原文标题:程张利:《打枣》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程张利/文)

笔趣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