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狄奥多西法典》:第一次将“法典”一词纳入到立法规范中的人是谁

发布时间:2020-11-13 作者:


    《狄奥多西法典》是罗马法史上的第一部官方法典,是西方法律编纂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现在米兰大教堂里面收藏着狄奥多西一世公开忏悔的壁画。


 



 

    但是,巴黎卢浮宫内的却是狄奥多西二世皇帝的雕像。


    黄美玲博士认为,或许原因应该是后者颁布了罗马法历史上的第一部官方法典


    狄奥多西二世是狄奥多西一世的孙子,401年4月10日出生于东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402年1月10日就被父亲指定为共治者,408年成为东罗马帝国的皇帝,408年至450年在位。


    他7岁就登基了,所以他的童年几乎是在学习行政管理中长大的。


    他有一个姐姐叫普尔克尼娅,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仰者,但是同时又是一位非常强势的女性,这两个特征都对狄奥多西的执政性格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狄奥多西二世20岁的时候,与雅典女诗人特娜依德结婚。


    她很漂亮,有涵养,而且能说会道,她与狄奥多西二世在421年6月7日完婚,并且接受洗礼,成为基督教徒,取名欧多西雅


    欧多西雅与狄奥多西起初非常恩爱。但是因为一个美丽的苹果婚姻走向破裂。


    《历代拜占庭历史学家手稿》(Corpus Scriptorum Historiae Byzantinae)中记载了这个故事:


    有人向狄奥多西皇帝进献了一只巨大、美丽的苹果。皇帝命人将他送给心爱的皇后。


    皇后觉得这只苹果大得有些失真,便送给了帮助自己当上皇后的帕乌里努斯(Paulinus)法官。


    帕乌里努斯法官并不知道苹果从何而来,所以殷勤地送给了皇帝。


    皇帝下认出了这只苹果,藏起来并叫皇后过来问话。


    皇后发誓说自己吃下了这只苹果。


    于是狄奥多西拿出苹果,生气地询问苹果为什么会到了帕乌里努斯的手上。


    欧多西雅面对愤怒的皇帝,无言以对。


    后来,帕乌里努斯被杀,而欧多西雅皇后则去了耶路撒冷。


    余生的17年,她都在耶路撒冷度过,主持修建了很多建筑和城墙。


    不过,她博学多才,对狄奥多西影响很大。


    狄奥多西二世上台后主持了两次法典编纂计划


    《狄奥多西法典》是罗马法史上的第一部官方法典,是西方法律编纂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法律史从此进入法典时代。


    狄奥多西二世进行法典编纂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整理当时混乱冗杂的法律渊源,为裁判官提供简便的裁判规范索引。


    该法典并没有实质性地创制法律,而是收集、筛选和整理了哈徳良皇帝以来的谕令,并以主题与时序叠加的顺序进行排列,同时追求简短、清晰的表述。


    整部法典以皇帝谕令为唯一法律渊源,且多处规定了禁止法学家对法律进行解释,体现了立法者希望通过法典编纂维护政权统治的意图。


    狄奥多西二世则将法律渊源的整理工作分为两步:


    一是规定如何引用法学家的作品,二是收集和整理谕令,选择仍然有效的谕令、删除司法行政中已经失效的谕令。


    为了完成这两项工作,狄奥多西皇帝任命了一个由九名“非常可靠且天赋异禀”的成员组成编纂委员会


    九人委员会成员如下:安提奥克,显贵(vir inlustris)、前财务官、现任大区长官:


    安提奥克,显贵、圣殿执法官;


    尊敬的狄奥多鲁斯,尊贵(vir spectabilis)、机要长官和待从官;


    艾乌迪秋斯与艾乌塞比乌斯尊贵、文书长官;


    尊敬的约安内斯,尊贵、前圣堂长官;


    科玛逊与艾欧布鲁斯,尊贵、前文书长官;


    阿佩利斯,贵人(vir)、精通修辞的法学家。


    为什么第一次委员会的组成成员中会缺少法学家的身影?


 



 

    黄美玲博士猜测,有如下三种可能性:


    一是之前古典时期的法学家过于优秀,狄奥多西时代的法学家并没有给人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狄奥多西并不认可他们的水准;


    二是随着法学的式微,这一时期的法学家已经丧失了古典时期所占据的权威地位;


    三是狄奥多西皇帝刻意排斥法学家,从而将立法权垄断在君主手中。


    六年之后,狄奥多西皇帝意识到原定计划的失败。无论是以教学为目的的理论型法典还是以司法为目的的实践性法典,都未能编纂出来。


    缺少一众有能力的法学家,似乎很难完成狄奥多西所构想的宏伟工程。


    同年12月21日,狄奥多西二世瓦伦丁尼安三世联合向元老院颁布了一条新的谕令,下令制定一项新的、更加简略的编纂计划,并且重新任命了新的法典编纂委员会。


    这次的委员会较之第一次编纂委员会,在数量和构成上都发生了变化。


    总共由16位成员构成,委员会主席仍然是安提奥克,但是其中只有安提奥克、狄奥多鲁斯、艾欧布鲁斯三人参加过第一次计划,其他的全部都是新人。


    跟之前一样,委员会成员大多是从帝国高级官员中抽选出来的。


    而且仍然只有一个成员是法学出身,名叫艾罗提乌斯,是一位法学教徒。


    第二次编纂计划取消了对法学家的作品片段的整理,目标改为仅编纂一部法典,收集君士坦丁皇帝以来的生效谕令


    目的也更加明晰,那就是为法律实践工作者(律师和法官)提供一部具体、简短、清晰的实用法典。


    他在谕令中明确声称:


    “考虑到法律应当简明扼要,我们给予承担此项工作的人员以权力。


    他们可以删减多余的辞藻,添加必要的文字,消除岐义与矛盾。


    按照这一方针,各法律当前后一致。”


    因此,第二次编纂计划的编纂标准是力求立法文本简短、明晰


    编纂者可以对所收集的谕令进行压缩性的提取,通过缩短、删除多余的部分甚至是对个别部分进行调整,加工为符合具有整体性的规范文本。


    这部法典最终于437年编纂完成,438年2月15日通过一则发布给帝国东部行政长官佛罗伦茨奥的谕令得以颁布。


    同年,该法典样本送交西部行政长官法乌斯多


    《元老院功绩》(Gestaeas)中记载了法乌斯多宣读的过程和元老们欢呼的场面。


    《狄奥多西法典》于439年1月1日正式在东、西罗马帝国生效。


    《狄奥多西法典》第一次将“法典”(codex)一词运用到官方的立法规范中。


    拉丁语中的“codex”,也作“caudex”,通常取“法典”之意。


    该词语的词源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能与coda(cauda)有关,原意是“树干”的意思,但也指用于书写的小木板或者是小蜡板。


    公元69年,撒丁岛的行省总督颁布的一则法令提到了codex ansatus,这是有记载的第一次将该词用来指一种记载方式


 



 

    帝国晚期开始用“codex”表达一种不同于卷轴书的形式,即很多页装订在一起的羊皮纸手抄本


    相对于卷轴书,这种书更具有实用性和耐用性,也更易传播和携带。


    由于“codex”的形式非常符合教义在基督教群体内部流通的新需求,因此以圣书的形式得以推广,同时也有力地推动了基督教教义在帝国末期的传播。


    《狄奥多西法典》是非常重要的桥梁,立法者通过它第一次有意识地将国家与宗教之间的关系规定于法律,有效地将政治需求与宗教和国家政权组织联系起来。


    《狄奥多西法典》在西方法律史上,标志着古代法律世界的终结和新的历史的开始。


    西方法律也从法律走向法典。




原文标题:《狄奥多西法典》:第一次将“法典”一词纳入到立法规范中的人是谁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编)

 

笔趣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