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卡拉斯案”:伏尔泰是怎么将法国酷刑变成前尘往事的

发布时间:2021-01-27 作者:


    1748年,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Esprit des Lois)书中,明示了他遣责酷刑制度的立场。当时,即使是作为哲学思辨中心的法国,对具有严苛纠问程序的酷刑制度,都保持着一种令人惊讶的保守态度。




    1748年,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Esprit des Lois)书中,明示了他遣责酷刑制度的立场。


    当时,即使是作为哲学思辨中心的法国,对具有严苛纠问程序的酷刑制度,都保持着一种令人惊讶的保守态度。


    但是,其主流作家们毫不犹豫地谴责它。孟德斯鸠带着一种平和淡定的郑重态度,显示出这一时代所有伟大的思想家都站在他这一边,作为他的后盾,他觉得再进行论证只是画蛇添足伏尔泰也不会放过它的荒谬无稽与自相矛盾。


 



 

    伏尔泰(Voltaire),本名弗朗索瓦—马利・阿鲁埃(Francois- Marie Arouet,1694—1778年),“伏尔泰”是笔名。他是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史学家和法社会学家。他善于针砭时弊,文风犀利幽默,影响非常深远,被称为“欧洲的良心”。


    他曾竭力为冤假错案中的蒙冤者大声疾呼,其中最著名的案就是“卡拉斯案”


    在1765年,他努力使德・拉・巴尔骑士案引起大众讨论。


    这位年轻的军官只有21岁,被指控吟唱了一首侮辱抹大拉的玛丽亚的歌曲,并在阿布维尔的桥上用剑砍断了一个木质十字架,随后受到严刑拷打并被处决。


    他做得更成功的一例,是在1761年吸引了整个欧洲注意力的“卡拉斯事件”(affaireCalas)上,并提供了一个证实这个体制无用和残暴的著名例子。


 



 

    在那一年10月31日午夜时分的图卢兹,缢亡的马克安东尼·卡拉斯(Mare-AntoineCalas)的尸体在他父亲商店的后面被发现。


    这个家庭信仰新教,而这个被谋杀之人曾表示他有意效仿他的弟弟,皈依天主教。


    细致的调查几乎毋庸置疑地得出结论,他的父亲就是出于宗教动机而杀人的凶手,于是被判了死刑。


    父亲上诉到图卢兹高等法院,在经历耐心聆讯之后,被判处轮碾死刑,并且判处“普通和特别讯问程序”以取得口供


    他遭受了严酷至极的刑讯以及活活被五马分尸的恐怖刑罚,而丝毫没有顾及他的无罪抗辩


    尽管两次审判都看似刚直不阿,欧洲的新教徒们却将此事看作宗教迫害的证据,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之声。


    伏尔泰总是在密切注意着任何促进宽容和自由思想的机会,他以不知疲倦的精力抓住了此案,发起了如此强烈的鼓动,以至于在1764年,巴黎高等法院推翻这一判决,释放了这个家庭的其他成员——他们也遭受了各种刑罚,并恢复了已故卡拉斯先生的名誉。


    在统治初期,路易十六建议引入早已成为必须的改革,伏尔泰抓住这个机会,在1777年向他恳请在改革措施之中加入停用酷刑这一条。


    然而,直到1780年,“预先讯问”才被一道王室敕令废除。不过,这条敕令并未得到严格遵循,采用刑讯的案件依然时有发生。


    比如1788年在鲁昂,一位名叫玛丽・狄松(Marie Tison)的女子被指控谋杀了她的丈夫。


    当她的两个拇指被使用了拇指螺钉之刑,处悬吊之刑时,行刑者报告她两个肩膀都已脱臼之后,仍被允许再吊一个小时;然而所有这些却都不足以逼她招认。


 



 

    距那短短的几年过去后,新的法兰西,旧制度被除旧布新的大扫帚一扫而光;而酷刑作为刑事法学的一个要素,成了前尘往事


    根据1789年10月9日的法令,它被永远地废止了。




原文标题:“卡拉斯案”:伏尔泰是怎么将法国酷刑变成前尘往事的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编)

 

笔趣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